我或许该说那么一句

没有任何试验证明看某些书真的能把人带得很黄暴

也没有任何试验证明打游戏与暴力倾向之间存在明显的相关性

不过倒是挺多调查已经得出家暴和jq对人的性格有严重的负面影响

所以究竟所谓的惩罚都在惩罚些什么呢

给要嫁出去的女儿拍照
结果只有第一个还原实物吗
真是失望

好奇老福特的关注机制

有时候有人关注我没有提示有时候又有

啥原因

(昨天本来想发但是拿到手机就睡着了)
(真的要被气出心脏病)
已经是这个月第十次听见你半夜嗷嚎考研好难想放弃了嘤嘤嘤
我ball ball你真准备二战现在就别tm复习了好吗
谁tm考研不难啊
真的难受也不要每次都当着一寝室在睡觉或者复习的人的面哀嚎好吗
打字是不是不够发泄你的痛苦非要让我们一起感受一下
对不起我感受不到不要打扰我背书

想不到我也有这一天
快笑

苍蝇搓手.jpg

A某人@佣空同人合志了解一下:

【佣空同人合志】一宣    求k

【高亮】从转发+评论中抽取3名幸运儿送本体    评论已补链接

惊喜!佣空同人合志《Shape of my heart/我心之形》预售已开,全款118不含特典    12月5日结束预售   12月25日正式发货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80857827923

邮费收取标准:江浙沪 6元 内蒙古 甘肃 青海 海南 宁夏 15  新疆 20  西藏35  其他省10元      令外本子会有少量通贩,为发货时的余本,以后可能也不会二刷,所以你懂得

特别注意:此链接为唯一购买链接,其他全是骗钱的,根本不发货的,请小伙伴们千万不要购买,避免上当受骗。   避免上当受骗!!敲黑板!!

以下是参本老师!

画手: @明没零  @启时TIME  @Old Period.  @子吟  @劣种基因  @淼吐水  @修竹老爷  @风从远东来  @原核生物KNEAZLE  @喝麦片的麦兜   @イケメン(ST)  @子吟  @蓮蓮蓮十  @碳烤瓶子  @o忍忍o   白枕 @白色杂志

文手: @伊芙零  @茶可夫斯基  @青舟曲  @Mr.tire想喝马黛茶  @長谷川弥生  @善待傻瓜好吗  @冬年    还有我

【高亮】从转发评论中抽3名幸运儿送本体!!!!

最后是【内容试阅】

森久《不死狼》

然而她从战场上归来后虽然被爱却永不爱人,礼帽底下的眼睛永远是冷冷淡淡的湖水不起半点波澜,对周围爱慕的眼光没有什么娇笑回眸,对热情洋溢的信只回以礼貌。于是社交场上的男人们说她在战争中有了爱人,却也已然死在了战争里,美人的心早就在炮火里亡去。

伊芙《以爱之名》

身后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我回头,身着一身红色骑兵制服的女人拉开车门从后座上下来。她身材高挑,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栗色的长卷发披下来散在肩头。她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明亮清澈的圆鹿眼,在周围人身上一一扫视,最终停在我身上。

马黛茶《异常者》

奈布认为这不过是一次机体维修,比起自己的状况他更愿意担心玛尔塔的,仿生人用关切担忧地目光搜寻她的眼睛,却被刻意避开。玛尔塔颤抖着双手将一根数据线连上他颈后的接口,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奈布咬紧下唇,他意识到了什么。

长谷川《银色子弹》

耳边的人轻轻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剪得参差不齐的头发。玛尔塔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头顶是静谧的夜空和孤独的圆月,身后的最后一片落叶也在土地上停下了步伐。她把脸埋在他颈边,他紧紧揽着她,看上去就像一对普普通通的相拥的恋人。

凛凛《向死而生》

奈布感到她在吻他,九十次死亡循环里她的体温都比他的低,可这一次她滚烫的双唇混着滚烫的眼泪一起吻着他逐渐冰冷的唇,舌尖尝到的全是苦涩。别哭,玛尔塔,别哭。他还有好多话想告诉她,多到也许得用一生的时间慢慢诉说,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茶基《纸飞机》

泪眼朦胧中,他的脸开始模糊、扭曲和撕裂,往昔的幽深岁月逐渐化作无法逃离的漩涡,将我、将他将所有的一切尽数吞噬。逝去之人不必再受苦,徒留活着的在这世间踽踽独行,任千般悔恨、不甘、痛苦、恐惧、脆弱穿心而过,承受应有的煎熬,活得不似自己,活得再无希冀。

冬年《灰烬之下》

奈布从背后握住玛尔塔的手,距离近到只要她微微仰头,就能碰到他坚毅的下颚,属于男性的刚强与朝气尽数传来,呼吸间,吸入的全是属于他的气息。都说认真努力的表情最迷人。玛尔塔此时此刻专注的神情,她的一言一行,都分毫不差的牢牢印在了男人眼里。

Ada《玫瑰园》

我们在玫瑰花和下午茶的薄暮里欢声笑语,我们热衷于朗诵和赞美他人的爱情。但我们之间从不说爱,我不对他说我爱你,他也不说我爱你。我们是否存在爱情?或许是没有的。但即使这样我依然可以感到幸福,在他送我离别的玫瑰那一刹那,稚嫩的花瓣每一条纹理都被我说不出口却炽热真诚的爱烫成温暖的鲜红色。

Ada《光明堂》

你好奇怪。总是独来独往连余光都不愿施舍别人。大家打成一团而你站很远只是观望。我还没见过你笑起来是什么样。女孩子们说你的眼睛像海,可惜我没有走出过这里。我是玛尔塔。玛尔塔·贝坦菲尔。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年轻的杀手却仍然保持缄默。女孩子们说海是透蓝透蓝的颜色,里面住着会唱歌的鲸鱼和爱转呼啦圈的海豚。可是他的眼睛好冷。厚得连锄头都砸不开的深冰窒息了它们美妙的嗓音。

One more time

是的我也下了这趟浑水(手动微笑)
做梦都想不到第一次写车对象居然是自己

23:47。

   
洗手台上的挂钟滴答着告诉san已是深夜。

   
“啧,一罐破酒而已居然这么晕……”

   
直到大脑发昏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小憩灌下的那一整罐啤酒度数可能比之前喝过的要高。借助最后的注意力拿起空罐,san看见那是罐11度的酒。

   
……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一点。

   
从卫生间洗完脸出来的时候,她看见整层楼除了她在的...

所有的意象不到实则都是有迹可循

文手的日常

无情地揭露

Lavipersie✨:

文手系统自动转发


诗人甲:



脑子里明明能想到的画面用很多方法去描述都感觉写不出那种画面感,所以我很羡慕那些大佬们能够写出让人一看就能联想到画面的文字,是真的真的好想自己会画画啊,画带给人的感受非常直观,可以说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了。



Dr_Winston:





可以说是非常精辟了……



来生愿做怀中猫:...



被写手群的各位影响得甚至有、想开自己的水仙车👋
我应该是疯了